微博 微信
 
APP
 
QQ
 

Column / 专栏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路径选择与关键节点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连接世界的新型贸易之路,虽然沿线国家加强与中国合作是大势所趋,但同时,我们要看到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过程中在路径选择与关键节点上也存在一些风险和挑战。

马六甲海峡历来是海上丝绸之路在东南亚的关键节点,但是由于不可预测的地域政治因素,其中潜伏着巨大的风险。尤其是我国的战略石油储备只够910天,而所需要的一半石油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运来的,一旦该海峡被切断,后果将十分严重。开凿克拉地峡运河、建设缅甸输油管道和开建瓜达尔港就是中国为了21世纪彻底改变这种状况而实施的“组合拳”。

去年两会闭幕那天中国宣布将投资开挖克拉运河。位于泰国南部狭长地带的克拉地区,分隔了印度洋和太平洋,挖一条运河打通克拉地区,将使中国的洲际海运不再需要绕道马六甲,使太平洋至印度洋航程至少缩短1200公里。此外,修建中缅石油管道有利于我国石油进口摆脱马六甲困局。这一项目在过去几年里受到某些敌对势力的破坏和阻挠之后,终于在最近开工建设。

如果克拉地峡运河通航,上海再建成自由贸易区,那么,上海就将取代新加坡而成为国际航运中心。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和孟加拉国的吉大港将成为具有战略性意义的重要节点。中国已经参与并主导这三个港口的开发。

将于4月份启用运营的瓜达尔港,中国获得了40年的运营权。瓜达尔港将成为中东至中国喀什的石油输送管道的起点,把经由阿拉伯海及马六甲海峡长达12000公里的传统路线缩短为2395公里,终点为新疆。这条路径不但能够节约80%以上的路程,而且意味着摆脱美国和印度的威胁。瓜达尔港全面运营后,不仅会带动整个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还将成为中亚内陆国家最近的出海口,担负起这些国家以及中国新疆等西部省份的海运任务,成为地区转载、仓储、运输的海上中转站。

在科伦坡,20138月投产的科伦坡国际集装箱码头(CICT)就是中国招商局国际和斯里兰卡港务局在为期35年的“建设-经营-移交”(BOT)协议下的一个合资企业。招商局国际占股85%。科伦坡港的集装箱码头水深达18米,能容纳当今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船满载进出港。今年1月上台的斯里兰卡新政府单方面暂停中国公司投资开发的科伦坡港口城项目,该项目被叫停,对集装箱码头的发展前景必然带来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

地中海的关键节点是希腊的比雷埃夫斯。去年12月,李克强总理在访问中东欧国家期间提出合作开发中欧陆海快线,南起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北达中东欧腹地,用高速铁路替代公路运输,直接辐射人口3200多万,建成后将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为中国对欧洲出口和欧洲商品输华开辟一条新的便捷航线。

 

近几年来,地中海地区的巨型中转枢纽港的集装箱吞吐量经历了快速增长,然而,随着班轮公司的四大联盟对各自航线的重新整合与调整,地中海港口即将面临大洗牌。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地中海区域的节点,比雷埃夫斯港将面临来自地中海南北海岸两个方面的激烈竞争。

评论(0)

姓名
内容

热点话题